電子報 第 131 期 > 荷蘭研究:數位化恐扼殺藝術教育

(進階搜尋)

[友善列印]

荷蘭研究:數位化恐扼殺藝術教育

【駐歐盟兼駐比利時代表處教育組】

隨著傳播科技的快速進步,藝術對當代生活與文化的潛在影響力也達到空前的地位。根據最近乙份荷蘭研究報告顯示,過去20年間兒童的藝術表現無論在質量和複雜性方面都呈現大幅下降的趨勢。這項研究結果提醒相關教育者需要積極考量如下的問題:學校在課程的安排上是否能提供藝術教育更大的空間?藝術教育工作者如何發展課程和計畫,以符合藝術教育的目標?

由荷蘭學校督察單位(Inspectie van het Onderwijsnderw)推動的這項研究將重點放在11歲和12歲的兒童身上,試圖衡量包括繪畫,音樂,戲劇和舞蹈各方面在內的藝術教育成效。結果發現學生在繪畫和音樂方面的素質下降。荷蘭研究人員指出眾多可能造成這項研究結果的因素,例如小學藝術教育時數的降低,以及專業藝術教師人數減少。此外,社會轉型和科技進步也有影響。

該項研究顧問,藝術教育教授Folkert Haanstra認為,因為兒童們在課堂外運用科技產品的時間增多,練習繪畫的時間自然減少,這類的數位化影響最鉅。除此之外,他也提到與手工繪圖相較之下,學生運用電子設備所製作的數位影像品質可能更令人滿意,看起來也更專業。課堂上運用科技也自然而然降低學生實際動手創作的意願。

阿姆斯特丹Breitneru藝術學院院長Rafael van Crimpen則指出,學校大量運用數位科技的代價就是犧牲藝術和創造力。因為「投入時間越多,兒童在繪畫上的表現越佳。隨著時代變遷,教育轉變反應在兒童的繪畫上。當然,數位化是影響的要素。」事實上早在1998年,研究人員Shirley Brice Heath和Elisabeth Soep就已經指出「當學校的預算縮減,就業市場的需求強調科技知識和相關技能時,藝術很容易地就淪為選修或是被淘汰的學科。」

《大西洋》(The Atlantic)雜誌的報導中也提到美國出現類似的趨勢,據信對學生未來的表現可能會產生更廣泛的後續影響。數10年來,藝術教學在美國已經逐漸消失。 根據1993年《紐約時報》的報導,「長期以來被視為多餘的藝術教育正在從許多學生的生命中消失,特別是貧困的城市學生」、「儘管藝術家和教育家認為,缺乏藝術教育的兒童好比缺乏數學知識一樣無知,但是學校忙於削減預算時所以充耳未聞。」

W.G. Whitford在他1923年的文章〈美國藝術教育簡史〉中寫道:「缺乏藝術的不完整是無藥可醫的。藉由有效的互助合作,藝術作品會帶來助益,成為所有科目之間的連結,使學校裡的每一項學習都更加有趣並富有價值。」而根據獨立非營利媒體《對話》(The Conversation)的報導,「繪畫可以透過多種方式融入學習,包括視覺繪圖、反思、組織和表達資訊;繪圖也是一種能夠超越語言障礙的溝通方式。」

如何進一步結合當代的資訊與潮流,以求有效達到藉由藝術教育統整 各類議題的學習目的,並試圖發展連續性的課程概念(諸如開發跨學科統整課程),可預期地將會是未來藝術教育必須面對的挑戰。

資料來源:
http://www.westernjournalism.com/dutch-report-says-digitalization-reducing-focus-arts/
http://theconversation.com/why-is-teaching-kids-to-draw-not-a-more-important-part-of-the-curriculum-60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