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 第 141 期 > 「毅力」在品格教育中的反思

(進階搜尋)

[友善列印]

「毅力」在品格教育中的反思

【駐洛杉磯辦事處教育組】
賓州大學華裔學者李惠安(Angela Lee Duckworth)在2013年發表的一次TED演說,談到她對於「毅力」(grit)的研究,她將其定義為鍥而不捨的動力與熱情的結合,之後引起超過1,000篇回應或報導的熱切迴響。另外由作家Paul Tough出版的書籍「成功的小孩」(How Child Succeed)以及李惠安本人的暢銷書「毅力」(Grit),都再度強調品格教育,特別是其中長期追求困難目標的堅持及韌性,其重要程度不亞於學術知識,或是各種讓學生成功的技能。

不只如此,全美各地中小學,都開始在教學評量中,加入評鑑老師及學生「毅力」的項目。各種營利或是非營利組織也開始湧入校園,想要幫助學生更加堅強。至此,毅力成了最具爭議性的話題之一。

愛荷華大學David Gooblar教授研究大學生的品格教育,認為應該重視的是幫助學生發展成為更有承擔、更有道德及更有思辨力的公民,而不是只專注在某種知識或技能,同時對於現在「毅力」造成的教育界現象,提出他的見解:

ㄧ、過度簡化成功概念

大眾現在將這個「毅力」概念當成一個萬靈丹。學生是否能夠成功的因素不單只是因為具有毅力。

二、毅力理論仍在初期階段

目前看到的評估報告多數仍是學生自我評量態度與行為,這可能有助於學生認識自我,但不適用於評量學校教導「毅力」這個能力的成果。李惠安本人強烈批評試圖強將「毅力」作為評量教師或學生學習成果的作法。她表示,目前仍不適用,或許永遠都不適合。

三、毅力理論導致只會責怪學生

正如同許多批評者的觀點,將注意力集中在學生具備的「毅力」是成功主要關鍵的看法,忽略了結構性障礙的問題,更糟的是又製造了更多的障礙。因為「毅力」的理論符合美國傳統精神,這包括自立自強、菁英領導。宣揚「毅力」是成功關鍵暗示掙扎中的學生都是因為無法克服品格上的欠缺而不能取得成功。

位於南加州羅耀拉大學(Loyola Marymount University)的哲學教授 Jason Baehr,在2012年編寫了一份長達500頁的教育者資源指南,提到知性美德(Intellectual Virtues)這個詞彙。Baehr認為,應該鼓勵學生擁有以下9種美德:好奇心(curiosity)、 知性謙虛(intellectual humility)、知性自治(intellectual autonomy)、注意力(attentiveness)、思維謹慎(intellectual carefulness)、思想透徹(intellectual thoroughness)、思想開明(open-mindedness)、知性勇氣(intellectual courage)以及知性韌性 (intellectual tenacity)。以上這9種智能不同於道德倫理的美德,它是描述一個思想者或是學習者的特質。

Gooblar教授對於這9種特質的看法持正面評價。他表示教授或教師應該將所教的內容或是方式,循序強調某些品格特徵。無論是課堂活動、閱讀材料,或是評估學生的方式,所有的學習環節,都可以幫助塑造學生的思維及習慣。Gooblar教授反而對於教導毅力持保留態度,主因是目前的解讀過於簡單,認為只要努力就能成功,這樣反而會造成對於品格教育的誤解,一旦失敗,也誤導民眾認為品格教育根本是無謂的。

Gooblar強調,品格教育當然非常重要,但是教師或教授應該要更清楚認知到品格教育的本質與意義。

譯稿人:沈茹逸
資料來源:2017年12月20日,高等教育紀事報
https://www.chronicle.com/article/Yes-We-Should-Teach-Character/242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