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 第 144 期 > 知識外交的宏觀視野

(進階搜尋)

[友善列印]

知識外交的宏觀視野

【駐洛杉磯辦事處教育組】
知識外交(knowledge diplomacy)一詞越來越熱門,應用範圍也越廣泛,因而也引起一些困惑。國際教育著名學者Jane Knight日前針對知識外交到底該如何定義撰文,她舉例,例如大力宣揚國際高等教育益處而爭取更多經費挹注?或是加強高等教育和研究的國際競爭能力,維護自身權益?還是鼓勵出國留學來培養學生的國際視野和跨族群文化的學養可以歸類為知識外交?還是以上皆是?

其實現代外交正以前所未見的速度蛻變中,不斷出現的新成員、新議題及新功能,皆非傳統的外交方式可比擬的。原來是以國家為基礎,運作中心是外交部及代表國家的專業外交官,現代外交特色的標誌已轉為多功能角色及多方位運作的模式。

現代外交涉及的層面非常廣泛,包括有高等教育、科學和科技機構,都成了外交關係中的主要成員,不要說還有民間社會組織、跨國企業和專業網絡等。另外,國際間長久以來的安全和經濟發展等根本問題仍存在,現代外交又增加了許多國際共有的議題,如移民、健康和環保等。

國際高等教育及研究的範疇同樣充滿活力,不斷發展創新的全球研究網絡、教育和知識匯集的中樞、國際合作的大學、多部門的伙伴關係,及區域卓越中心及新的學術移動(academic mobility)。

外交是增強國與國之間的關係,而國際高等教育、研究和創新在增進國與國間交流中所扮演的角色,正是知識外交。但知識外交是雙向流動的,國與國的關係也會是有利於或阻礙到高等教育及研究的發展。

但在當今的時代,其實本國的爭議也是世界的爭議,而世界面臨的挑戰也是本國面臨的挑戰,國與國之間已不分彼此,緊密聯繫在一起,互相依存,所有的爭議、威脅、挑戰,都不是單獨一個國家的問題,必須國際之間共同合作才能解決。知識外交正可超越國家的界限,當全球知識的力量結合起來,憑藉高等教育及研究的專業能力,充分發揮作用後,解決的不再只是一個國家的問題,而是世界各國共同面臨的問題。

毫無疑問的,國際教育和知識就是力量,但與武力和經濟擴張的硬實力相較,國際高等教育和知識是軟實力,侵犯和破壞的作用來得更小,硬實力、軟實力與巧實力(smart power),這些實力構成了國與國關係的縱軸。相較下來,以談判、妥協和互惠等價值和功能為框架的外交方式,建立的是國與國之間的橫向關係。 當然國與國或各類團體之間的互動往來,利益都擺在優先的地位,不時有輸贏的場面,也是很尋常的事,但透過知識力量的外交,可以調和競爭的弊端,讓利益能互惠互享,風險平均分攤,國際關係才會更為緊密協調,相互依存,彼此合作的意圖增強,進而共同協力解決關係到人類的全球挑戰,高等教育界應該努力運用及營造這種雙贏,甚至多贏的知識外交,而不是製造國與國間的知識鴻溝(knowledge divide)。

譯稿人:吳迪珣∕藍先茜摘譯
資料來源:2018年2月14日,University World News
http://www.universityworldnews.com/article.php?story=201802140846326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