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 第 166 期 > 緊張的國際政治關係影響學術研究

(進階搜尋)

[友善列印]

緊張的國際政治關係影響學術研究

【駐芝加哥辦事處教育組】
     
這學期,一名北卡羅來納州立大學(簡稱北卡大學)的教授就他面臨的難題向校方詢問意見。

該校教務長瓊安‧羅登(Joan F. Lorden)說到,這名教授在中國被提名獲獎,但是基於政治緊張升溫,讓該教授不確定是否應該前往中國領獎。

她說到:「在過去,教授們會將這視為一項榮耀,並且毫不遲疑地接受獎項。現在的問題是,我們應該如何處理這項難題?」

這項改變顯示了近幾個月美國研究型大學必須確認的方向:他們在必須聽從美國政府對於中國間諜活動、竊取智慧財產的警告的同時,也必須繼續支持長久以來校園對所有人開放的概念。

某些政治人物指控校園對中國態度過於軟化,尤其是在招募國外專家及學者的專案上;但是此項指控遭到校園領導者的反駁。可是,校方必須慎重決定面對政治關係的態度。許多學校仰賴中國留學生增加大學部學費收入、填滿研究生名額、在受到矚目的研究案上合作。在許多學校內,這些關係對研究任務至關重要,而中國籍的專業人士也是許多專業領域的核心人物。

但是校方也認知到在令人擔憂的政治環境裡,一絲錯誤都不能容忍。所以他們在設定界線、做出決定上面臨著困難。

許多學校在這一學期採取實質上措施的改變,重新評估在中國進行的工作,並要求教授在公開分享研究進度時先審視提供的資訊。

而中美關係在主要的學術會議上也是焦點。在一項全國公立大學的會議上,聯邦調查局的官員也出席做為平衡合作與國家安全專題的講員。

煽動的言詞將緊張的政治關係形容成新冷戰,且暗示校園對所有人開放的概念是美國強壯盔甲中的弱點。

聯邦政府在2018年持續提醒各學校應注意與中國的交流,使秋季學期開始前的情勢更加惡化。

在三月,一個共和黨立法團體提議要求孔子學院登記為外國代理機構。孔夫子學院是一間隸屬於中國政府的跨文化、公立教育機構。

在六月,國務院開始要求,就讀於敏感研究領域的中國留學生,每年都必須重新申請學生簽證。

同樣也是在2018年,威斯康辛州共和黨眾議員麥可‧格倫荷(Michael J. Gallagher)提案,若個人早前或是目前參與外國徵才專案,則允許國防部有權停止提供個人研究經費。部分參議員表示格倫荷的提案會增加大學的負擔,並要求刪除此一提案。

對於相關立法的不確定性,使得學校在暑期開始的聘請過程中有不同與過往的考量。例如德州理工大學在與植物生物學家路易‧愛斯特拉(Luis R. Herrera-Estrella)簽定聘請合約時,他與中國方面另行訂定的合約引起了問題。

南京農業大學每年可以在中國主導愛斯特拉的研究,最長達到兩個月。在德州理工大學致愛斯特拉的信中寫道,聯邦政府考慮中的允許國防部有權停止研究經費的議案,甚至有可能擴展至非國防領域的研究。校方對愛斯特拉保證,若該議案通過,則校方與愛斯特拉會共同制定出,因為與中國方面的協定,而衍生出的潛在利益衝突控管方案。最終,格倫荷的提案被其他方案替代。

德州理工大學校方表示,與愛斯特拉的合約用語是對於目前情勢的盡職回應:「我們與教職員合作,以幫助他們達到國際合作的目標。我們幫助教職員維持長期關係及承諾,同時也讓他們保持對特定國際交流項目的風險及隱憂的認知。」

該校校方也在致員工信函中,提醒員工在接受來自中國的國外徵才計畫的聘任時,保持謹慎。

信中提及了該校近期與申請中國國際徵才計畫的教職員合作,原意在與頂尖的研究機構合作,但是該教授卻被要求與經美國國務院確認、與中國軍方有關的大學合作。而在與聯邦調查局諮詢過後,校方建議該教授暫緩申請。

美國校園對國外學者的開放態度同時有著實質上與理想上的目標。這不僅有助於學費收入,對整合各國學者以增進知識,並在特殊領域建立教職員陣容也有助益。

但是,在現今的政治環境下,這些計畫的透明度下降了。堪薩斯州立大學副校長彼得‧朵豪(Peter K. Dorhout)說道:「當今環境下,有著對管理智慧財產、專利資訊、以及在專業環境下運作的期望。」

他說該校對教職員發布了在進行研究時如何保護資訊的指南。有些建議很簡單,並反映了長期與業界合作的實際情況。例如:不要在推特上發表研究相關的照片。

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科技園區主任肯尼士‧瑪克斯(Kenneth M. Marcus)說道,公立研究大學與中國的關係源自於與個別學者、部門、以及大學的緊密關係。

在科技園區中,某些業界租戶的投資人來自中國。他說,但是關於偷竊的風險極低,因為這些公司並不從事與大學的智慧財產相關的工作。

瑪克斯也說到,他也常在考慮偷竊風險對其他租戶的影響,尤其是與聯邦政府簽訂契約的租戶們。他表示,儘管園區目前沒有面臨任何的偷竊問題,但是這些租戶必須非常謹慎小心。

北卡大學的羅登表示,該校也提醒教職員必須申報任何與第三方機構的合作。她補充說明到,該校在審核備忘錄時應更謹慎,以了解校外機構及集中管理國際合作專案,以利校方了解校園內正在進行的研究。

她說:「你並不想讓學生或教職員扮演告密者的角色,但是也想要維持鼓勵創新的專業環境。」

中美關係以及合作是公立及贈地大學協會年會的焦點。其中一位講員為聯邦調查局反情報行動的官員。該議程討論了美國國家安全對高等教育與中國個別學者或組織緊密關係的不安。政策制定者注意到,美國大學很有可能成為中國政府滲入的突破點。

普渡大學研究資訊保證官瑪莉‧米薩佩斯(Mary D. Millsaps)說到,該項管理當局鼓勵教職員在衡量校外的工作時,考量在中國進行研究的風險以及報酬。她問道:「接受此一工作,對個人、對普渡整體能帶來什麼好處?」

米薩佩斯認知到面對此一模糊不清的威脅,很難採取保護措施。她說,沒有任何新的規定,例如更嚴苛的外銷管制,可以保護大學不遭受智慧財產偷竊的威脅。

她說大學必須察知到這個問題,而且不在校園中創造出二等公民,或是切斷與全球研究合作的關連。

其他學校的領導者也表示,停止與中國機構合作的主要風險為美國研究的支配地位會受到影響。

萊斯大學校長大衛‧禮布朗(David W. Leebron)在訪談中表示,該校希望能遵行聯邦政府的指示,但是也不想影響該校的價值。

他說:「這是個很複雜的問題,而且會影響到所有我們現存的對外關係。」

撰稿人∕譯稿人:Lindsay Ellis∕Amber Lin
資料來源:2018年11月15日,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Political Tensions With China Put Pressure on American Universities’ Research 
Commitments
Retrieved from
https://www.chronicle.com/article/Political-Tensions-With-China/245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