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 第 170 期 > 畢業率上升是因為標準在下降?

(進階搜尋)

[友善列印]

畢業率上升是因為標準在下降?

【駐芝加哥辦事處教育組】

自1990年以來,大學生花在工作上的時間越來越長,花在學業上的時間越來越短,上課前的課程準備程度較以往低,而學費越來越高。但為何大學畢業率一直上升呢?一份初步的研究報告提供了一種可能的解釋:大學正在降低標準,讓學生更容易獲得學位。

楊百翰大學 (Brigham Young University) 經濟系的兩名教授和一名學生在研究報告中寫道:「隨著學校面臨越來越多的審查以及經費補助獎勵,學校可能會以提高畢業率來應對審查標準。而提高畢業率的最低成本的方法即是改變學位授與標準。」他們指出,畢業率增幅最大的是公立院校,這一現象支持了上述的推論。這篇報告是由布朗大學 (Brown University) 的安納伯格研究所 (Annenberg Institute) 所發佈,以便在論文正式發表或出版之前獲得評論和討論。

楊百翰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也是該報告作者之一的杰弗瑞·丹寧(Jeffrey T. Denning) 說,降低標準不見得是壞事,如果給學生一些迴旋的餘地,那些在及格邊緣徘徊的學生未來還是有可能會成功。他和其他共同作者在推特 (Twitter) 上解釋,他們並未針對「畢業標準的嚴格程度」做評斷。

1970到1990年間,畢業率不斷下探,直到1990年下降趨勢出現了逆轉,自此,畢業率節節攀升。該文作者楊百翰大學經濟系教授艾力克·艾德 (Eric R. Eide) 和撰文當時身為該系大學生的梅里·沃尼克 (Merrill Warnick) 試圖理解這令人費解的畢業率走勢成因。他們指出,最近的研究顯示,學生們工作的時間越來越長,課前準備越來越不充分,學習的時間也越來越少。由這些趨勢推測,畢業率應該下降,而非上升。然而,數據顯示用以預測畢業率的平均成績正在上升,這是為什麼呢?

他們得出一個可能的解釋:獲得學位的標準正在下降。他們寫道:「如果學位的要求不那麼嚴格,那麼即使學生準備不足,畢業率仍可能上升。」然而,若不知道學生花了多少時間學習、實際學習了多少內容,就很難證明這一論點。但研究人員推測,當種種跡象都預測GPA會下降時,GPA卻不降反升,暗示著標準正在下滑。

自90年代開始,許多州的高等教育撥款政策發生了變化,至少有一部分公立大學的撥款政策與畢業率掛鉤;同一時間,畢業率也開始上升,因為藉由學生表現來評估撥款使得大學有動力去提高畢業率。作者寫道,三個全國性數據來源顯示,自1990年以來,大學完成率一直在上升,不論學生性別、就讀公立或私立大學、以及菁英或非菁英院校。結合大學入學人數加權後的統計,從1991年到2010年間,六年的畢業率從52%上升到59.7%,唯一例外是盈利性大學的畢業率下降了。作者寫道:「各項數據包括大學工資、學生入學率、學生課前準備度、大學勞動力供應、學生學習時間和大學學費的走勢都預示著大學畢業率的下降。儘管趨勢預測如此,但我們的報告顯示,大學畢業率正在上升。這是一個謎,但也意味著我們能藉由分析深入探究。」

丹寧說,標準下降並非畢業率上升的唯一可能原因,像是大專院校也提供了更多的學生輔導方案,使學業困難的學生獲得更好的輔導和建議,雖然參與輔導並未顯著增加學生花在學習的時間。研究人員也觀察分析近來學生是否選擇了更容易的專業科目,但他們沒有找到支持的證據。

有些人對此研究報告的反應是,讓每個學生都順利畢業的壓力太大了。丹寧在一次採訪中說:「某些人反應『現在的孩子過得太舒服了』,這讓我感到不舒服。如果標準在改變,使大多數學生都能夠畢業,這可能是一件好事。」

以提升大學畢業率為主要目標的非營利組織Complete College America主席約蘭達·華森·斯匹瓦 (Yolanda Watson Spiva) 指出,沒有證據顯示大學的標準被降低了。她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寫道:「相反地,我們看到,當院校把重點放在確保學生選修正確的課程和適當的課程數量,這些機構在教學成效上將更為成功,這包括創建清晰的學術地圖、進行學位審核,以除去不必要的課程。」

撰稿人∕譯稿人:Katherine Mangan  / Yung-Tsen Chen
資料來源:2019年06月12日,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Graduation Rates Are Rising, but Is That Because Standards Are Slipping?
https://www.chronicle.com/article/Graduation-Rates-Are-Rising/2464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