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 第 170 期 > 德國文理高中的政治教育成果,優於其他同級學校形式

(進階搜尋)

[友善列印]

德國文理高中的政治教育成果,優於其他同級學校形式

【駐德國代表處教育組】

德國高級中等學校的政治與社會課程視學校類型不同而帶來不同的成果。根據調查報告結果顯示,文理高中生的學習成果優於其他型態的同級學校學生。

目前德國政治教育被重視的程度大概可以媲美數位化,畢竟在一個右翼民粹主義紛起、網路假造消息亂竄的時代,社會上如何能夠對學生們傳達民主的基本價值和政治行為能力,成為一個非常重要的主題。

然而德國的兒童與青少年在學校裡如何接受政治教育呢?為了更清楚獲知這些情形,親近德國社民黨(SPD)的菲德烈‧艾伯特政治基金會(譯註:Friedrich Ebert曾任德國總理)委託自由大學政治學教授Sabine Achour與研究人員Susanne Wagner女士進行研究並作出調查報告。

一、德國高中的政治教育內容豐富

Achour教授的研究結論概要中可明顯看出:高中的政治教育資源比其他型態的學校而言,內容明顯更豐富而且品質更高。Achour與Wagner女士根據研究結果將此報告命名為「擁有較多,就獲得更多(Wer hat, dem wird gegeben.)」。 研究學者表示,文理高中學生通常來自父母接受較高教育的家庭,也就是說,他們已經擁有較多的文化、社會資本。報告作者Achour與Wagner兩位女士也因此表示,在學校內加強政治教育至為重要。在文化與社會領域中已輸在起跑點的學生們必須能獲得一個公平的管道以接受政治教育,否則未來後果堪慮。報告作者Achour與Wagner女士們寫道:「無法在政治教育學習上趨於成熟的人,也不會對民主與多樣性而投入。」

二、只有半數學生上過獨立的政治課程

研究人員團隊針對全德國99所學校一共3,400名9~13年級學生作了調查,Achour教授表示,此問卷調查不完全具備普遍的代表性,卻能對此主題提供良好的理解基礎。

問卷對象除了文理高中生以外,還有來自其他一般性學校、整合式綜合中學、實科中學以及職業高中、職業文理高中、職業學校與職業專科學校的學生。研究人員想經由此調查獲知上課的品質與內容多寡,並針對學生們的政治判斷與批判能力進行詢問、對於民主的信任度、對民主以及社會群體的基本價值態度。

調查結果顯示出一個關鍵結果:政治教育自9年級開始就在每一類接受調查的學校裡占有固定的重量,然而大約只有一半的9、10年級受訪學生的政治課是獨立(非附屬性)的課程。當60%文理高中生中於每週可獲得2小時的課程時,其他類型的學校中只有1/3的學生享有類似的教育課程。而在11至13年級之間,文理高中的政治教育甚至還提高時數,這也令上述因學校類型不同而產生教學不平均的情形持續僵化。

三、文理高中較常邀訪校外人士

根據調查,文理高中的學生們也感覺到自己學校的授課品質比其他種類的學校更好。其次,文理高中對學生們的主動性民主教育給予密集的支持與培養,例如經由基層民主式的全校集會等。並且時有邀請來自政治界或非政府組織(NGOs)的校外來賓進行演說。

由此不難想見,為什麼文理高中學生對於自己的政治參與能力作出正面的評價。他們對於自己在面對有爭議的政治問題時表達自己立場的能力評估明顯地高過職業學校的學生。Achour教授作出結論:「政治是種菁英式的事務」。由於一般開始對政治有興趣的年齡始自11歲 – 換言之,這就表示這些青少年剛好是那些想通過高中會考而取得進大學資格的人。

四、文理高中生對猶太人與伊斯蘭教徒抱持正面看法

Achour教授表示,受訪者對政治參與的興趣也可能影響受調者對於少數民族的態度,當然,對於結果中直接而簡化的因果關係仍須謹慎處理。即使如此,調查的結果非常明顯:比其他類型學校的學生們而言,更多文理中學的學生們不同意類似「在德國生活的難民太多」或「大部分想尋求政治庇護的移民來到這裡,只是為了利用我們的社會福利系統」的說法,並且文理高中生對於穆斯林和猶太人的看法也更為正面。

另Achour教授也發現,由於德國學童在數年前參加PISA國際評量競賽失利而帶來社會與教育界的震撼後,德國社會開始對「數、理、自然、科技(MINT)」科目集中火力以求改善教育成果,也因此帶來了社會科目的經費縮減。德國幼教與學術業者工會(Gewerkschaft Erziehung und Wissenschaft)與2019年3月公布的相關統計數字證實了她的推測,而其中又以主幹中學與實科中學的評量成績最是難堪,統計數據表示有80%的此類學校學生們對於政治教育科目的內容幾乎毫無所知。

在巴伐利亞邦的文理高中裡只分配0.5%的上課時間給政治教育領域,而該邦也是全國各邦中唯一未參加上述調查的邦。Achour教授表示,學校政治教育並非是吸引人的研究領域。

五、個別的教育方案就足夠了嗎?

而在菲德烈‧艾伯特政治基金會所舉辦的一場專家論壇上則著重於討論,是否學校教育內應該開設獨立的政治學科,或是更該採用跨科目的方式來傳達民主主題。漢堡邦的社民黨邦議員Barbara Duden女士認為在許多課綱的要求以及在有限上課時數的前提下,應該以科際整合的方式較為務實。薩克森-安哈特邦之政治教育中心(Landeszentrale für politische Bildung Sachsen-Anhalt)主任Maik Reichel先生也贊同她的想法,他曾經在組織一些活動時獲得極大的成功,例如「Shoah im Chanson(以香頌唱出災難)」活動,參加此活動的學生們能在音樂會中同時學習到納粹對於猶太人的屠殺歷史以及學習法語。

針對政治教育課程的設計Sabine Achour教授卻抱持不同看法,她認為:「如果政治教育只能透過跨科目的方式進行,那這個科目就沒希望了。」柏林邦學生代表副發言人Felix Stephanowitz支持她的看法,柏林邦學生委員會(Landesschülerausschuss)主張強化政治教育,並且獲得成果。Stephanowitz也針對社群媒體(Social Media)在課堂上的使用提出看法,以最近擁有廣大網路影響力的「Youtuber-Influencer」 Rezo(假名)影片為例,這位9年級的學生表示:他所有同學們都看過Rezo有關批評基督民主聯盟黨(CDU)的Youtube影片了,而政黨在表達理念與策略時所使用的語言一般實在令人難以了解,因此沒人想讀它。而使用數位化媒體的方式則也能夠刺激那些父母較不重視教育的學生們,另他們多少對政治產生一些興趣。

撰稿人/譯稿人:駐德國教育組黃亦君
資料來源:2019年6月5日,德國每日鏡報(Tagesspiegel)網頁新聞
https://www.tagesspiegel.de/wissen/politische-bildung-in-der-schule-gymnasiasten-sind-
im-vorteil/244201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