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 第 6 期 > 各項研究對雙重特殊學生的闡述

(進階搜尋)

[友善列印]

各項研究對雙重特殊學生的闡述

【駐舊金山臺北經濟文化辦事處文化組】

雙重特殊 (twice-exceptional) 學生「神經發展悖論」的新興研究指出,教育人員必須及早採取更全面的方法來評估和教導身心障礙的學生。當我們提到資優障礙學生,人們通常會聯想到像是電影「雨人 (Rain Man)」裡 Dustin Hoffman 飾演的自閉症學者。喬治梅森大學 Krasnow 啟發式學習和行為研究 (Krasnow Investigations of Developmental Learning and Behavior, KIDLAB) 的主要研究員 M. Layne Kalbfleisch 表示:「但實際上,有許多孩子遭到忽略,正在困境中掙扎。」

在 2004 年,殘障人士教育法案 (Individuals with Disabilities Education Act) 首次指出身心障礙學生也可能具有特殊天賦,而 Kalbfleisch 女士和其他專家則估計當時約有 30 萬名雙重特殊學生(診斷出學習障礙的資優兒童)。

研究人員上個月在美國教育研究學會 (American Educational Research Association) 的年度會議上指出,最近採用介入反應模式 (response-to-intervention) 鑑定特殊教育學生,取代以往衡量學生智商和學業表現間差異的做法,可能會導致許多雙重特殊學生遭到誤判。威斯康星州水鎮的教育評估服務家庭成就諮詢中心主任 Sylvia B. Rimm 和一位凱斯西儲醫學院的臨床教授同意這項說法。在不同的時間點對學生進行評估,可能造成迥異的判定結果(資優或身心障礙),因為在早期天賦雖然可掩飾障礙,但隨著時間經過,障礙可能會掩蓋學生的長處。

Rimm 女士表示:「假使他們沒有大量閱讀,且具有閱讀障礙,經過幾年之後,其語言智商 (verbal IQ) 將會下降 20 或 30 點。學習和大腦間存在互動關係,具閱讀障礙之孩童的大腦實際上會不斷發生變化。若我們先以介入反應模式鑑定這些孩童,只會認定他們具有閱讀障礙且不具天賦,當我們打算開始進行評估時,他們的語言智商就已經降低了。」

愛荷華大學資優教育 Belin-Blank 中心副主任 Susan G. Assouline 發現,高智商學生超過 60% 的閱讀與寫作表現差異可追溯至其工作記憶力與處理速度的不同。上述差異可能導致雙重特殊學生在整體測驗成績中看來平庸或具學習障礙。因此,教育人員必須著眼於全面性評估,包括不同技能或學科的成績差異。

加州大學梅西分校社會科學教授 Jeffrey M. Gilger 使用功能性核磁共振造影 (functional magnetic-resonance-imaging, FMRI) 量測腦內電子活動產生的磁場,並針對 40 名有無閱讀障礙的資優和一般大學年齡成人進行研究,比較其大腦的活動狀態。初步結果顯示,在處理語言和空間任務時,具閱讀障礙之資優成人的大腦活動和其他具閱讀障礙成人的大腦活動情形相當類似。

Gilger 先生與 Assouline 女士主張早期障礙療育篩檢也應包括學生潛在能力分析和支援。Gilger 先生表示:「若我們把所有注意力集中在左腦,矯正這些孩童,使其閱讀能力達到平均水準,但忽略孩童可能擁有的其他天賦,我們可能會讓上述孩童的大腦發展鎖定在閱讀方面,而錯失讓他們發展其他技能的機會。」馬里蘭州貝塞斯達國立衛生研究院的兒童健康和人類發展國家研究院也因此優先進行研究,以確定與認知障礙(如自閉症、誦讀困難和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相關的潛在能力。


資料來源:2012年5月8日     Education Week 
連結網址:http://www.edweek.org/ew/articles/2012/05/08/30gifted.h31.html